·新闻热线:0577-68881655 ·通讯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邮箱:cnxwzx@126.com

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苍南新闻网  ->  文艺副刊  ->  校园文学  -> 正文校园文学

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06日 来源:

  苍南县小六年级 吴彤

  眼前是一片白的。

  低头一看,我不得不吓了一个冷汗,果然啊,考考考,老师的法宝。分分分,学生的命根。最后,命还是苦的。

  一个身影走过来,我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,一颗珠子掉下来,继续埋头苦写,一堆的文字,我看他一脸的暗淡,厉害,居然还一种无所谓,我们好了,你就要写了啊。老师低眉垂目,把手机放在正上方,仔细一看,整张脸都是白的,像拍了粉的黑人,笑声抵过‘沙沙沙’的声音。

  一句话的事文字,就像数字一样可怕,不,是更可怕,只要我埋头个20分钟,过个一天半,卷子完了,我也完了。

  现在,手上的笔,掉来掉去,应该是滑来滑去,手上一看亮晶晶的东东在手掌中,连笔都是湿的卷也是湿的。

  我深度的怀疑,卷子是不是专门过来认亲的,看到天天做卷子的,一到做这种卷子,真的是好看。而我们呢,一做,叉叉倒是多,龙飞凤舞,我看看怎么不好看。

  笔的声音显然没有把话给抱盖住,我还是听到了谁的呼唤,大象在讲话,再多个考生在写卷子也遮掩不了。

  我也还是在走着,虽然现在是坐着,手还在发抖着,抖得厉害,一高一低的,心跳也是,而汗是流下来的。

  在卷面上的灯光渐渐的变成暗黑色,影子还是在抖着。直到现在消失在前方。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365体育网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