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新闻热线:0577-68881655 ·通讯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邮箱:cnxwzx@126.com

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苍南新闻网  ->  文艺副刊  ->  创作  -> 正文创作

记忆中的香气

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29日 来源:

  孩子的沐浴露翻倒在淋浴间的地面上,我走进去,把瓶子扶起来。不知道是因为沐浴露里面浸入了很多水,还是夹杂了其他的香气,一股很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。那香味太熟悉了,让我整个脑细胞都活跃起来,在不停地追踪这香气究竟来自于哪段记忆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仿佛吸进去的这一口气能够带我回到事发地。

  初二的一个晚自修,在下课铃声响起之前,我的手上握着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:“放学后在操场旁边的教学楼等我。”因为紧张,手心上全是汗,拍在桌子上,都能清晰地映出我的手印来。传来纸条的是班长,永远坐在第三排,我看见的也永远是他的侧脸。不得不承认,他的侧脸比他的正面更加好看,侧面看的时候,黑黑的长长的睫毛在扑闪,即便这更像是形容女孩子的语句,用在他身上也丝毫不过分。“那睫毛真长啊,真好看。”我在心里念了好几遍,不可否认,除去他的门门功课优异,长睫毛便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。直到多年以后,我仍能回想起他坐在我的右前方,聚精会神地听讲的模样;直到多年以后,对于睫毛长的男生总是没来由地产生好感。

  我叫了两个我最好的朋友跟我一起去操场旁边的教学楼。下课铃声响起之后,我们三个人背起书包,互相推搡着走出教室,再偷偷地猫到另外一幢教学楼里去。记忆中那天的天真黑啊,我仿佛只记得黑暗中我们三个人炯炯有神的三双眼睛,在眨巴。班长很快就过来了,但他显然被我们的阵势吓了一跳。他学着当时最流行的姿势单肩背着书包,递给我一封信,并像一个师长一样谆谆嘱咐我回家再看啊,就风一样地走了。我的好朋友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,“哦,哦”起哄了半天。要不是隔着一件衣服,真的感觉我的小心脏就要“怦怦”跳出来了。

  当时,我跟我外公外婆一起住,在离学校不远的老人公寓里。我几乎是一路小跑回去,然后坐在厕所的马桶上打开了那封信。事实上是一张贺卡,贺卡散发出一阵香味,沁人心脾,图案是一对异国情侣,两个人都在开心地笑。我翻开来一看,里面就只有寥寥几句话,类似于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脑海里全是你的身影”。因为是第一次收到情书,那一晚,我竟激动得辗转反侧,睡不着觉。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,天天背着舒婷的《致橡树》,“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根,紧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”;天天抄着席慕蓉的《一棵开花的树》,“朋友啊,那不是花瓣,是我凋零的心”,对于什么是爱,什么是喜欢,永远一知半解却永远以为自己很懂。估计,这就是年少的模样吧。

  谁说,气味很快就挥发,很快就散场?可谁又知道,人的记忆竟可以强大到记住一种香气呢。一旦被打开,记忆便铺天盖地如同接天荷叶般亭亭独立了出来。贺卡的香味持续了很久才慢慢消散,但是那种紧张忐忑、小鹿乱撞的感觉却不可磨灭。我特别感谢他,在本不自信的自己有了相信自己的力量。那张贺卡我到现在还完整地保存在我的书桌里,那记忆中的香气估计将伴随我更长、更久的时间。(小渔)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365体育网投